书海阁

第五十章 后来的后来(大结局6)

21小时前 作者:歌凰羽

距离大战结束十七年后——

鎏宇京城之外,漫山遍野的紫竹茉错落烂漫,争相娇艳,好不热闹。

又到了三年一度的这个日子!

军塾令由京城出发,京城的子弟人家自然最先接到。

夏子悠与菲如一之子,夏非凡刚刚拿到军塾令便迫不及待前往南宫府,打算找南宫醇商量一起上军塾的事。

这夏非凡承袭其母的美貌,生得也是十分俊俏,一袭白衫,风度翩翩,才进南宫府大门,就惹得府内丫鬟侧目连连,心生爱慕。

夏非凡见人家看着自己,不由勾起嘴角,驻足扬眉,朝他们抛去媚眼。

他正同丫鬟暗送秋波,突然!一个重击猛然从脑后袭来。

“哎呦!”夏非凡立马痛呼出声,而后喊道,“谁打我?”

“你在干嘛?”

身后传来的沉然冷声,让夏非凡不由缩了一下脖子,尴尬地转过头去,讨好的笑了笑,“宇哥,好巧啊!你怎么在家?”

南宫宇挑眉,臭着一张脸冷声问道,“我不能在家吗?”话罢,翻了个白眼,双手环胸默然而去。

夏非凡目送他离去,抬手摸了摸鼻子,心想,宇哥真是越来越像表姑父了,除了见到表姑的时候之外,对任何人都是那张严肃的死人脸。

不过,他不在东疆军,突然回京城干嘛呢?

正想着,后头传来了南宫醇的声音,“小凡,你来干嘛?”

夏非凡又被吓了一跳,偏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对上那张线条分明的俊脸,自然没有错过他眼底的慵懒之色。

“表哥!你干嘛啊!一惊一乍的!”

“到底是谁一惊一乍的?”南宫醇翻了个白眼,撇撇嘴,“干嘛?你很闲啊?又来找我喝酒啊?”

对上南宫醇揶揄的眸子,夏非凡“啧”了一声,“喝什么酒!怎么好像我每次来找你都是不务正业似得。”

有哪次不是吗?南宫醇扬了扬嘴角,眼中闪过一瞬戏谑,却没有说出来。每次和这臭小子凑在一起,不是喝他新研发的酒,就是陪他找什么做酒的材料。

真是不明白!这小子这么喜欢做这行,干嘛不直接回南城舅公家去呢?不过,就算他想去估计也是不可能的吧?

毕竟子悠舅舅是北疆军的军师,他也是将门之后,不入四疆军恐怕也是不可能吧?

就像自己也是一样……不过比起小凡,自己倒是不排斥就是了。

他想着,摇了摇头,拉着他往自己住的院子走去。

“对了!表哥,我刚刚遇上宇哥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好像心情很不好似得?”

南宫醇闻言抿着嘴角,憋着笑,轻咳了一声,“你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蚩阎的东院上主曾经来访鎏宇?”

“你是说那个曾经和姑姑他们一起征战炎阎的,那个曼德尔克将军?”

“对!就是他!”南宫醇说着笑得更开心了,“听说这次蚩阎要同鎏宇联姻,皇上钦点,选了咱们南宫家,说是要让曼德尔克将军的女儿嫁到南宫家来。”

“最后选中了宇哥?”夏非凡瞪大了眸子,笑容也显得贼兮兮的,这下明白了他怎么突然从东疆军回来了。

“这不废话吗?!我们这一辈也就七个兄弟,上面三个堂哥都已经成亲了,自然就轮到我哥了嘛!”南宫醇说着自顾自坐下,倒了杯茶来喝。

夏非凡点了着头,跟他进了凉亭也坐了下来,“宇哥那样子,好像不太高兴呐?你说到时候会不会变成你啊?”

南宫醇听着神色一僵,“额……”他们哥俩相差不到两岁,若是宇哥坚决不肯,那就一定是自己了!那他可就真的倒霉了……

不过想了想,南宫醇又觉得不可能,摆了摆手,“我觉得不太可能。大哥是上一届上的军塾,现在在东疆军有了正职,而我还未立业,人家东院上主应该是看不上我才对!再说了,我今年就要上军塾了,一去就是关在里面两年半,哪里有功夫成亲啊?!”

南宫醇说着重重地点了下头,觉得自己这说法没有问题。

“也是!”夏非凡认同道,“我要是个姑娘,也选宇哥那样的了!至少还靠点谱,哪像你,做什么都一副嫌麻烦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个能托付终身的人!”

“喂!你小子找揍是吧!”南宫醇说着,抬手就朝他后脑呼了一掌。

不过,嫌麻烦这一点他倒是不否认。

叔公退下来之后,四叔南宫卯嫌麻烦,不愿接手四疆军的总帅之位,硬是把烂摊子丢给了爹后就回了京城。

自己见到四叔的时间比见到爹的时候要长得多,功夫之类的也都是他教会的。所以,同他的个性相似也很正常吧?

人家都说自己同四叔比较像,而大哥虽然是过继给爹的儿子,但是自小就跟在爹身边长大的,自然和爹比较像咯。

夏非凡嘿嘿一笑,早就习惯了被他“揍”,也不在意,“对了!说到这个,我来就是为了同你说军塾的事。”

“军塾?”南宫醇抿了一口茶,“哦!我听说了,紫竹茉已经开了,军塾令应该快发出去了吧?”

“嗯,我就想同你说一起去来着的。”

“行啊!等我的军塾令到了,我们就能一起出发了,提前去,顺便到东疆军看看娘也好。”

话音未落,前外头幽幽传来一句,“我看你是不用等了!”

那人语气轻佻,说着,一个翻身进入院中,步伐轻盈,行进无声,可见其轻功之高。他抬起脸,伸手摸了摸唇上的两撇小胡子,走向二人。

“落尘舅舅!”

“落尘叔叔!”两人一同叫道。

南宫醇对他的突然出现显然是不意外的。为了给参加军塾的学子多一些准备时间,所以现在军塾令是由斥候军亲自送出的。而落尘舅舅作为斥候军之首,每次紫竹茉快要开花的季节就会回京城主持大局。

他每次回来,都会顺道来家里看看,他本来还在想,他今年怎么没有出现来着?

“老舅,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南宫醇狐疑地问。

“算算时间,京城的子弟都已经收到军塾令了,非凡你应该也已经收到了吧?”风落尘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但他知道以南宫醇的机敏一定懂他的话。

夏非凡点了点头,对他的话还是有些不明白,偏过头看向南宫醇,见他扯着嘴角,面露无奈之色。

“表哥你知道了?”

南宫醇无视他的问话,只咬牙切齿地抱怨了一句,“臭老爹!”

“到底什么意思啊?”夏非凡皱了皱眉,有些急了。

“我爹要我自己考进东塾。”当年大哥也是自己考进东塾的,只不过他是自己想这么做的。而他,根本不想做这儿麻烦的事……

“哎?有必要吗?表哥你去考军塾,那不是夺了人家的机会吗?”虽然现在军塾扩大了征召,但一个军塾对外的军塾令也只有三十张。

“如果不夺人机会,只怕我会更惨!人惨总好过我惨!”南宫醇一想到他爹那张冷脸,就觉得浑身发憷。

风落尘见他耸了耸肩,搓着鸡皮疙瘩,邪邪一笑,“你说的没错!而且,若是你没考上军塾,也就意味着你这阵子都会很闲,那么也就代表你有时间可以成亲。阿宇实在不想娶亲的话,换成你也是可以。到时候让皇上随便给你敕封个职位,配得上人家姑娘也就行了,反正都是南宫家的,嫁谁不是一样呢?呵呵呵……”

风落尘诡谲又不怀好意的笑声,在南宫醇听来极其刺耳又毛骨悚然,再对上他那微微眯着的眸子,心底一阵阵发凉。

“你还是尽早赶去东塾吧!紫竹茉的花期只有三十日,现在一届比一届打擂的人多,所以今年我们提前在花期开始后第十天就进行公开比武。”风落尘说着朝南宫醇扬了扬眉毛,“换句话说,若是你在十天内没赶到,就赶不上比武,进不了东塾。呐!别说做舅舅的不仁义,不把消息透露给你!你爹已经下令,只准你考东塾,其他军塾是不会收你的!若是你不想顶替阿宇同蚩阎和亲,我劝你马上就出发!”

风落尘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而后飞掠而起,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南宫醇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虽然落尘舅舅调侃多过关心,但是他说的话却没错!

“表哥,现在怎么办?”夏非凡小心翼翼地问道。

南宫醇翻了个白眼,“还能怎么办?赶紧回去收拾行李!我打算下午就出发了!”

“这里去东塾差不多六天就能到,咱们不然明天再去吧?”夏非凡觉得他是不是太过紧张了?

“什么明天再去!”南宫醇说着抬手再次袭上他的后脑勺,“万一路上遇上什么耽搁了一下怎么办呐?”

“哦……”

***

而事实也证明,南宫醇的直觉是很准的!

鹭城——

兄弟俩正准备从客栈出发,突然就听一道女声由远而近传来,喊着“救命”二字。

南宫醇立马驻足,狐疑地看向身边的夏非凡,不确定的道,“小凡,刚刚那声音……”

夏非凡抿了下嘴角,“表哥,你也觉得像……”

兄弟俩对视了一眼,眸子一垂,嘴角一扯,脑中想到了同一个名字,还来不及说出口,那道女声就再次响起!

“哥!表哥!救命啊!”

兄弟俩循声看去,就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穿着粉色的裙褂,正朝他们跑来,她的脸上涕泗横流,看上去十分滑稽,惹人发笑。

此人正是清影与南宫奡的第二个孩子,南宫家唯一的大小姐,南宫清一。

她的身后跟着一群凶神恶煞一般的男人,各个手上都拿着棍棒刀枪,看似来者不善。

“哎!”兄弟俩异口同声长叹一口气,认命地跑了上去,将她护在身后。

“几位兄台!”南宫醇张开手让几个壮汉先停下来,“有话好说!无论家妹做了什么,一切都由我负责!”

夏非凡偏过头,对上她不好意思又讨好的眸子,又看了看南宫醇那张认命的脸,顿时也是哭笑不得。

“清一你又闯什么祸了?”夏非凡朝她小声问道,倒也是不用问她为什么在这儿,无非就是跟着他们后头来的!这丫头古灵精怪的,谁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一身三脚猫功夫,也敢随便闯江湖!真不知说她胆子太大还是没头脑。

南宫清一挠了挠头,鼓了故嘴道,“也没什么嘛……不就揭穿了他们大补丸骗局嘛!就追了我三条街!”她说着越发义愤填膺,“真是的!明明是他们骗人,怎么还有理了!”

“你个臭丫头!夺人生计犹如杀人父母!你懂不懂啊!”壮汉急的大喊起来。

南宫醇心里倒是不怪清一,毕竟这是她做的没错,但是,这几人看着便是本地的,若是惹了他们,只怕多增了麻烦。

“不好意思!几位兄台,家妹年纪尚小,不懂事,言语冲撞了,还望恕罪!”南宫醇见几人面色有些和缓了,又道,“家妹扰了生意,众位的损失我会一力承担!”

“好!你这么说就成!”壮汉也不客气,说着就朝南宫醇伸出手来,“也别说爷不给你机会,一口价,一百两就成!”

南宫醇皱了皱眉,还未开口,一旁夏非凡与清一先叫了出口,“什么?!一百两!你怎么不去抢啊!”

二人说罢上前一步,瞪着几个壮汉,可是气坏了!

那壮汉是当地有名的恶霸,从来没人敢在他面前耍横,立马招呼手下将三人包围,“哼!一百两,就是一百两!今天你们要是拿不出来,一个都别想走!”

南宫醇本来就看不惯此人的做法,加上他漫天要价,态度又蛮横,当下一点想要和解的心都没有了。

“别想走?”南宫醇神色一沉,扬起嘴角冷笑,“我想离开的地方,还没人能阻止得了我。真是给脸不要脸。”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