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阁

公告

19小时前 作者:田小姐6

豪华的宴会大厅歌舞升华,这正是林氏集团的年会现场。

大厅的休息室内,一对中年男女抱在一起做着不可描述的事。

就在这时,穿着奇怪的林沁扬一下子冲进了中年男女的休息室,傻呵呵的对他们笑:“嘿嘿嘿嘿,爸爸,舅妈,你们,你们抱抱,你们抱抱……”

这个看起来傻得不能再傻的人,便是林氏集团创办人林世豪的女儿与他上门女婿何言中所生的孩子,如今林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林沁扬。

林沁扬头上扎着三个辫子,脸上抹着夸张的彩色妆,手里拿着棒棒糖。

何言中见到自己的女儿闯进来,眼底隐隐浮出几丝怒意,立刻与陈晓曼保持远距离,随即尴尬的笑了一下,恢复慈父般的表情:“我的乖沁扬,爸爸刚刚只是扶了你舅妈,知道吗?”

林沁扬傻傻的萌萌的偏倚着脑袋想了又想:“哦哦,沁扬明白了,爸爸以前就常常告诉我,做人要助人为乐?是这个意思吧!”

何言中不断点几下头:“对对对,咱们沁扬真棒,走,爸爸带你到外面吃好吃的。”

说罢,何言中看上去很疼爱林沁扬一般,将她带到了大厅:“来来来,给大家介绍下,我女儿,沁扬。”

只是等林沁扬傻呵呵对着在场的人笑完后,何言中随手便将林沁扬交给了一旁的助理:“带小姐去吃点糕点。”

“小姐,走,带你吃你最爱的蛋糕。”

何言中的助理刚带着林沁扬走,林氏三五几个老臣无奈摇头叹息:“想想当年林沁扬的妈妈,在商业界叱咤风云,她女儿怎么是傻子呢。”

“难怪以前咱们从未见过林小姐,原来,她是脑子有问题。哎,这林氏集团的继承权,她是无望了。”

“是啊,所以,林氏真的落入姓何的手中吗?”

耳际传来的话语,使林沁扬失神半响。

她平日浑浊的眼底竟然露出一丝精明?助理愣了愣,拿手在林沁扬眼前晃了晃:“小姐?”

林沁扬对着眼前的那块蛋糕,兴奋扑上去:“哇,这个蛋糕好漂亮好漂亮啊……”

说着,她抓起来大口大口的啃着,一边狼吞虎咽的吃,一边嗷嗷的说:“好吃,嗯,真好吃。”

助理谨慎的表情这才松懈,冷笑着嘲讽的嘀咕:“傻子就是傻子,就知道吃。呵呵,何董的担心就是多余的。”

说完,助理懒得照看她,自己找乐子去了。

林沁扬吃得正欢乐,穿着天蓝色晚礼服的罗丹,手里端着红酒,笑得惬意,只不过唇角挂着很深的嘲讽。

来参加年会前,谨遵母亲嘱咐,今儿必须在年会现场好好试探试探林沁扬。

她对着身后的人眨了眨眼神,那人微微点头,随后走向林沁扬身前故意将她手里的糕点撞到了地上。

罗丹得意忘形的路过,在糕点上踩了两脚。

踩完之后,她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林沁扬:“哎哟,沁扬,你最爱的糕点,掉地上了,该怎么办呢?这款糕点只有这么多,你到底该怎么办呢?”

“呜呜,我的糕点……”林沁扬蹲下去,捡起糕点灌进了嘴里。

见林沁扬吃下去的那刻,罗丹与她的跟屁虫相互之间的眼神传递着什么。

就在这时,在场所有的女人都开始往门口涌。

“好像是沈少来了,沈少来了。”

“沈少?他不是从来不参加这种场合吗?”

“沈家的大少爷来了,走走走,去看看。”

除了原地啃面包的林沁扬,周围的人均拥挤到了门口,果然见到了沈思存。

沈思存穿着精制的白西装革履,目光深邃似箭,菱角锋锐的轮廓配上当前男星最流行的韩式发型,路姿霸气到如出一辙。

一些女人争先恐后的要与沈思存敬酒以及要联系方式等等。

沈思存暮色沉沉,一句话没说,所有靠近的人都被沈思存身边的助理杰伦赶走。

放眼望去,助理见到了林沁扬,便对沈思存说:“沈总,那人就是林沁扬,当初与您有婚约的人。”

沈思存顺着杰伦的目光望去,林沁扬穿得像个圣诞树,头发乱糟糟,脸上画得像雷公,就连脚上的鞋子,都未分清楚左右。

这样的林家小姐,林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却是这般模样。

杰伦都忍不住笑:“沈总,您说这样的女人,要是嫁给您了,您会不会……”

“谁说我会娶她?”杰伦的话没说完,目光幽暗深沉的沈思存,淡切的启齿,“一个傻女人,娶来何用?”

暮色沉沉中,他扬长而去。

远远的望见雷厉风行的沈思存,罗丹主动迎上去羡媚态:“沈总,来了,感谢您的赏光。”

沈思存停驻脚步,云淡风轻的迎上罗丹的手,轻轻握了握,“罗总的邀请,我岂能不来。”

“沈总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走,咱们那边聊。”

听着沈思存好听的声音,罗丹眼底更加飘,脸红耳刺。

他们走了不远,林沁扬蹦蹦跳跳的跑上前,一把抱住罗丹:“丹丹姐姐,我还要吃蛋糕,我还要吃蛋糕。”

随即扑上来的林沁扬让罗丹恨透了,罗丹不能在沈思存面前表现出来,只能极力的克制并且‘耐心’的告诉林沁扬:“沁扬乖,我要去跟哥哥谈重要的事,你自己到那边吃糕点吧。”

林沁扬嘟着嘴:“不,我就要丹丹姐姐陪我吃蛋糕。”

罗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何言中走上来,阴霾的脸,倒也耐心的抱住林沁扬:“乖女儿,来,爸爸陪你玩儿,丹丹姐姐有很重要的事。”

“我也要和哥哥玩儿,我也要长得帅的哥哥。”

林沁扬又哭又闹的跺脚。

“你再这样,我让人送你回去,以后这样的场合,不让你参加。”

何言中严肃的教训,目露凶光。

这招对林沁扬管用,她不再折腾,顺手拿了几个水果,闷闷不乐的坐到了那边的沙发上,嘟着嘴巴,摇晃着双腿。

几个路过的名媛上来逗她玩儿:“林小姐,听说你还会学狗爬啊,到底是不是啊?”

“汪汪汪……”

林沁扬学着狗的姿势,对着她们便是一阵乱叫,几下把那些名媛吓跑。

在场人便开始议论:“你们看到那边何言中的干女儿跟沈氏集团的沈少没,何董这是自己的亲女儿太傻,套不住沈氏,这不,你们看看,连干的都用上了。”

“瞧见了林家小姐吗,傻成这样,掉地上的蛋糕也吃,穿得跟个小丑似的,我要是男人,我终身不娶,也绝对不会要这样的女人当老婆。”

“可不是嘛,一个傻子,谁娶谁倒霉。”

听到这些话的林沁扬,依然傻傻的啃着水果,但是她的手指捏着水果的力度却早就悄然变化了。

*

沈家大宅子的南院。

年会结束后,林沁扬回到林家的第一件事便是在佣人的帮助下卸去脸上五花八门的妆容,以及解开辫子,佣人们为她洗漱好后,呈现出来的是一张绝美,没有任何挑剔的脸。

佣人带着她进入房间后,她一天下来的伪装才松懈。

她房间里有何言中装置的监控器,所以,林沁扬扯了一大团纸到卫生间。

到卫生间后,林沁扬翻出那个老式手机给莫叔发了一条信息,内容是:“莫叔叔,我妈妈今天情况怎么样。”

“放心吧,林小姐,我会照顾好她的,医生说她最近的情况很好,应该快醒来了。”

看完这条信息,林沁扬的脸上才挂起一丝笑容。

“咯吱。”

外面顿时传来开门声。

林沁扬吓得立马将老式手机塞进了那堆玩具最底部。

很快,何言中在卫生间外面敲门:“沁扬,沁扬……”

林沁扬立刻对着卫生间门口回应了一声:“爸爸,我在拉粑粑……”

“一会儿要自己乖乖睡觉,知道吗?”

门口的何言中露出几抹邪笑,随后压抑着声线说。

“爸爸,我知道的,我不会感冒,我会盖好被子的,我不会踢被子的。”

何言中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便离开。

回到房间后,陈晓曼一把拉住何言中:“她睡了?”

“没有,我进去的时候,她在上厕所。晓曼,今天带她去年会现场时,并没有任何不对劲,她就是真傻了,你就别担心了。”

何言中拍着胸脯,胸有成竹的说。

陈晓曼说不对:“不管她在年会上表现得傻或者不傻,都是不对的。你想想啊,以前她那么刁蛮泼辣不讲理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性情一下子变了,还变成了傻子,你千万不能就这么相信了她。”

关闭